40岁也好50岁也好就要一直少女

没记错的话是读初中的时候,常看的某本杂志后半部分总有一些推荐音乐或电影的杂谈专栏,在那里我第一次知道了 aiko。当时推荐的大概是「花火」「カブトムシ (独角仙)」「三国駅」这样的经典大名曲,具体的内容当然是忘了,十三四岁的年纪对所谓的恋爱情结也只能是一知半解,但是莫名地记住了「少女」这个关键词。

直到后来反复听她在 2011 年发行的两张精选集,那些恋爱里面百转千回的小心思,伴随着不那么工巧的旋律倾泻而出,才渐渐开始理解了她所谓的「少女感」所在。

あなたが死んでしまって あたしもどんどん年老いて
总有一天你会离开这个世界 我也会渐渐老去
想像つかないくらいよ そう 今が何より大切で…
我实在无法想象这些 是啊 此刻比什么都重要…

其实自己和 J-Pop 渐行渐远已经有一阵子 (对不起),前阵子随意浏览新碟看到 aiko 的新 EP 「ハニーメモリー (Honey Memory)」发行,就点开来听了听。

听到前奏的一刻瞬间被这首 「心焼け」击中了。

メールや手紙は捨ててしまえばなくなるけど
アタマの中に焼き付いたものはいつになったら消える日が来るの
あなたがあたしに言った愛おしい言葉と
悲しい言葉がもとの場所を彷徨う靴の紐がいざなう
髪の先から足の先から細胞分裂
口紅も香水もかたことかたこと壊して
全部全部

邮件或者书信只要丢掉就没了
但烙在脑海中的东西要何年何月才会消失呢
你对我说过的那些甜言蜜语和冷言冷语
就像纠缠不清的鞋带一样令人在意
从发梢开始 从脚尖开始细胞分裂
口红也好香水也好 随着一字一句慢慢崩坏
全部全部

何度流しても涙は出るし
突然襲って来た悲しみは
このトンネル抜けても⾬のまま
このままでも逢いたいが
⾬が上がったらその時は
あなたを忘れられた証拠なのかな

无论流多少泪总会再次哭泣
悲伤突如其来
走完这条隧道依然下着雨
这样下去还是会想见你
等到雨停下 那时候
就是我已经忘了你的证据吧

からかったくせにひねくれるあなたは何者?
まっすぐぶつかればそれはそれで刺さった⾔葉であたしが傷つく
おかしいけどずっと前から妄想も分裂
傷⼝が痛いから息してると確かめてる
合わない⼀度の恋

明明先招惹我又突然自己傲娇的你算什么?
如果直接这样问出来 想必回答只会让我自己受伤
很可笑但脑海中的妄想不断分裂
用伤口的痛来确认自己还活着
不适合的一次恋爱

振り回されてた時の呼吸は
何周かしてたら
⾝体中の温もり思い出させてくれたけど
あなたの声は急速に⾝体を冷やしてく痛み⽌め
いいような そじゃないよな 悪魔のような

被任由摆布七上八下的时候
那种呼吸明明让我稍微找回了身体的温度
但你的声音又让我急速冷却止痛
不知是好是坏 就像恶魔一般

何度流しても涙は出るし
突然襲って来た悲しみは
このトンネル抜けても⾬のまま
このままでも逢いたいが
⾬が上がったらその時は
あなたを忘れられた証拠なのかな

无论流多少泪总会再次哭泣
悲伤突如其来
走完这条隧道依然下着雨
这样下去还是会想见你
等到雨停下 那时候
就是我已经忘了你的证据吧

1975 年生的 aiko 今年已经 45 岁了,但不管音乐还是形象,似乎都保持着 20 年前唱「花火」的样子。「心焼け」也和花火一样,用表面欢快的旋律,唱出了其实悲伤的恋爱心情。

对我来说,「不安感」似乎是 aiko 的一大内核。有时是想要接近但不确定结果会如何的不安(花火、KissHug),有时是在一起但知道终有一天会失去的不安(カブトムシ、三国駅),有时需要反复确认当下的幸福是可靠的的不安(ホーム、向かい合わせ),有时是回望过往的回忆不知道将来会如何的不安(4月の雨)。如果是更成熟的大人,可能会变得更洒脱一些。但是少女就是这样,每一次都像是初恋般充满不安与放不下。

老实说仔细一想,这些也不外乎就是普世的情歌主题,但是 aiko 的表达里似乎总有种更本能的更赤裸裸的东西。最近我常常会觉得随着年轮的增长人的感情会变得克制,掺杂了更多复杂的考虑,而变得没那么真切。年龄更小一些的时候,那种不安的情感是更生动、更鲜活、更没有顾虑的。 aiko 的歌里就始终保留了那些生动鲜活的情感,不是凭想象捏造的矫揉造作的东西、也不是抽离到上帝视角的叙事,而是直面自己当下的感受,忠实于第一人称的表达。

不管是 40 岁也好 50 岁也好,都像 aiko 一样一直保持一颗少女心,用心去感受恋爱的甜蜜和痛苦就好了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