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化,声与面

好久不见。

经常,一些想法是从脑海里闪过。别说睡过一觉了,可能十分钟以后就不记得刚刚才想过的事情。

2018到2019年间,我所听所看的内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还在单身的时候,我会听很多音乐。而结婚生产之后,我的体力被消耗更多,与其是听音乐,我却选择了听Podcast和电视节目。对于我来说,发现可口的音乐其实是一个很辛苦的过程,可能经常要花时间「跳过」。而Podcast所传递的信息,我不会想得过于深入,要轻松得多。

YouTube提供了会员服务以后,我立刻开始了试用。从那以后,我在YouTube上听了很多视频,多半都是情感类的娱乐节目和社会新闻。我喜欢听一些很荒唐的情感故事,消费他人的不幸。同时害怕听到关于未成年人的伤害事件,包括幼儿园、疫苗、丢弃、暴力的新闻。每当听到这些消息,我就特别想抱紧女儿。

我觉得,声音和文字有十分相像的地方。她会引起你的想象,特别是故事类的声音,通过语言,你可以想象人物的神情、动作,以及所在的环境等等。我经常觉得某位主播怎么能是这样的声线!所以只是我对他的面和他的声有着不同的成见。无关对错,只是很有趣,有趣在我想象不出来这个人的面容如何能与这样的声音协调动作 😊


这些变化和我生活的变化有紧密的关系,因此对OTOHIBI的写作,我并不是怠慢了许多,而是发现写不出来,再无法保持定量的专辑「评测」更新。

2018年10月中旬,我开始了新的工作。因此精神状态也开始发生变化。我变得比老公还要匆忙,出门比他早睡得比他晚。正因为忙,我反而会花更多的时间去创造私密的时间,像这样,再次开始写声音。OTOHIBI已经3年了,低产的我们只有49篇文章(包括非公开和草稿)。2019年的开始让我觉得这样不是我所期待的。因为最初和Elijah就决定OTOHIBI并不是写音乐的博客,而想记录关于声音的一切。如果是书写故事和想法,我的压力会小很多,也更有动力充实这个让我非常宝贝的地方。


年度播客

2018年底开始,我喜欢听这几个播客:Anyway.fm跟宇宙结婚静说日本UX Coffee 设计咖疯投圈声东击西

最近的音乐

2018年11月,偶然浏览即刻的时候发现了游戏Ori and the Blind Forest。这款在Steam上架的游戏打了个「Great Soundtrack」的标签。我得夸赞一下自己眼睛太毒了。Soundtrack的作者Gareth Coker还是Minecraft音乐的作者。

Spotify→

Dragalia Lost上线以来一直下班的时候会玩一玩,但是最近才发现大家都叫他「DAOKO播放器」😂 打游戏的过程中被音乐疯狂洗脑,甚至去滑雪的时候滑雪场放的都是这么几首歌。

DAOKO我一直都不陌生,毕竟2018年米津玄师和DAOKO合作的《打ち上げ花火》火了一整年。年末也登上了红白。

Dragalia Lost中出现DAOKO的这几首:終わらない世界で/ぼくらのネットワーク/流星都市/ゆめみてたのあたし/Cinderella step/もしも僕らがGAMEの主役で/BANG!/ShibuyaK/Juicy。

Spotify→


最后。

新年快乐。

2019年,请多指教。

发表评论